楼市观察

保利疑似“换脸”拿地 “马甲公司”逍遥
吴江楼市网  发布时间:2009-11-23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点击数:320

  记者 魏洪磊 王玉光

  长春、北京报道

  自5月以来在全国斥资近340亿元拿地的保利地产或许并没想到,此刻在二线城市长春,公司却要被迫以“改名换姓”的代价来完成土储霸业。

  11月17日,一家名为“沈阳广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新面孔出现在长春市某土地交易现场,并以3.9亿元价格摘得当日竞拍的21万平方米地块。据知情人士称:“这家公司其实就是变脸后的保利地产。”

  这位知情人士称,过去两个多月来,保利曾先后用过“广州三银房地产开发公司”、“广州怡顺房地产开发公司”和“沈阳广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3个公司名字参与长春市的土地竞拍。

  长春土地“限买”

  为何好端端的“保利地产”品牌不用而改换新面孔拿地?这背后隐藏着一个耐人寻味的逻辑。

  2008年12月,紧随全国“救楼市”呼声,长春市也出台了“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的22条意见”,其中对土地出让金缴付方式给予放松,规定首付款可低于50%,其余可分期付款,时限一年。但不到一年时间,房地产市场呈现出让人始料不及的反弹,长春市于是又出台了一个与之截然相反的政策:“为防止一些开发企业高价拿地并赖付地价款,造成土地闲置”,凡有“欠缴土地出让金的单位,及与其或其法定代表人有参股、控股、投资关系的法人情形的”不允许参与新地块竞买。

  虽然这一政策不乏有人叫好,认为是“减小风险、抑制囤地”的良策,但从实际效果来看,几乎形同虚设。开发商的应对之策,便是像上述保利地产一样“换马甲”。

  接受本报采访的一位长春市开发商告诉记者,目前不止保利一家公司在长春“变脸”拿地,其他外埠知名房地产公司对此也是“手法娴熟”:“每次参加拍卖会总是听到一些新公司的名字,但到一块儿一碰头,全都是旧相识。”

  据了解,因为长春市出台的这项土地“限买”政策有空子可钻,迄今为止,仅有一家上海房企的全资子公司因拖欠土地出让金而被取消过竞买资格。在这次风波中,本土开发商长春丰和地产公司颇感“受益”。该公司副总经理杨舒越在成功竞得一幅地块后公开表示,“如果不是查出对手有拖欠土地款行为,这块地我们也拿不到手”。

  公开资料显示,长春目前有大大小小上百家地产公司,但如丰和地产那样的小公司在今年的土地市场上大都毫无收获。“连续几个优质地块最终都被保利这样的大公司瓜分”,一位长春本土开发企业高层对记者抱怨:“他们一出手,门槛马上就变高了,小开发商根本就没有机会。”

  保利拿地争议

  虽然还没有主管部门出来定性,指出那些变脸拿地的房地产公司属不正当竞争,但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确实已有一些公司开始站出来“讨说法”。

  一位自称是长春市开发商的网民在11月5日刚开通的博客中写到:由于公司有项目欠缴土地出让金,故与9月28日的一次土地竞买失之交臂。但当听说同样有地款拖欠的保利地产竟然顺利通过了竞买资格审查,倍感“诧异”,“因为保利净月项目一直未交土地出让金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这位网民在博客中罗列了对保利拿地时使用的“壳”公司“广州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调查结果,称该公司“股东有7人,经查均为保利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文中还详细列举了包括保利地产总经理宋广菊在内的各股东持股及在保利内部的任职情况。

  记者查阅网上公开信息发现,有关“广州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词条不在少数,公司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金2000万元。但大多词条均是此前的招聘信息,未见股东情况介绍及与“保利地产”相关的内容。

  记者随后又以电话、短信等方式向保利地产总经理宋广菊求证此事。但直至截稿时,对方手机仍是关机状态。

  对于上述网民的质疑,长春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朱亚福的看法是:“凭什么将广州三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看作保利公司?它只是由保利一些高层以自然人身份组建的公司,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它就是保利的公司。”朱亚福对本报记者表示:这家公司“不欠土地出让金,而且最后也没有拿到地。”

  但对于保利地产是否拖欠长春市土地出让金的问题,朱亚福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仅表示 “保利的长春子公司可能欠一些出让金”。他还说:“但不能因为一个子公司欠我们钱,我们就限制整个保利集团在长春拿地吧?”

  据了解,目前保利在长春的土地储备已达38万平方米,成为继万科之后今年长春土地市场第二大买家。

  北京联达四方房地产经纪公司董事总经理杨少锋认为:“一些大的开发商,利用中小城市希望他们进入的心理,通过各种方式来延迟缴纳土地出让金,来达到囤地的目的,这是一种很惯常的做法。”在他看来,“马甲公司”的逍遥背后,离不开地方政府的纵容。

  数据为证,长春市的土地价格今年几乎翻着跟斗上涨。9月份,长春单幅地块的最高溢价率为68.5%,10月中旬,这个数字达到108%,而到10月底,数字更是飙升为266%,并且首次出现了单价过万元的地块。在杨少锋看来,带动地价上涨,那些身穿“马甲”的大公司功不可没。

  但在长春市国土资源局局长朱亚福看来,“整个事件没有任何问题。”他表示,土地“限买”制度设立的初衷是“为了防范土地市场的风险”,因而“这个规定还会无限期地实行下去”。

  他同时又表示:“我们不限制市场竞争。即使是保利其他的分公司拿地,也不违反规定。”

  • 吴江二手房,租房,扫以上↑微信二维码关注

  • 更多吴江楼市资讯,请扫以上↑微信二维码关注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