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越锦源

家装建材

浙江房产商拖欠银行2亿元举家潜逃加拿大
吴江楼市网  发布时间:2009-02-24  来源:  点击数:533

      “真没想到,一个头顶众多光环的公众人物,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一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公司,在一夜之间变得如此面目可憎。”直到昨天,省内众多媒体曝光了浙江中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卷款逃跑的消息后,金华市民钱先生仍不愿意相信,这家曾经在当地名噪一时的“重合同,守信用”企业就这么欺骗了他。

  人去楼空 “中港负责人已逃去加拿大”

  为了对此事作进一步采访,昨天一早,本报记者赶赴金华。

  刚从高速公路进入金华市区,一块“浙江中港建设”的巨幅广告牌还竖在金华的“大门口”,似乎这家曾经的金华50强企业依然在“开门迎客”。

  记者还是去了浙江中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总部,以及该公司旗下的浙江中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中港浅水湾楼盘的售楼处,紧锁的大门令记者明白,现在不仅是浙江中港的高层集体蒸发,有可能连该公司普通的员工也找不到了。

  在浙江中港总部门口,一位前来“碰碰运气”的浅水湾业主杨先生向记者讲述了浙江中港董事长及夫人卷款逃跑时的那场“戏”。杨先生说,想想真和电影情节一样,9月27日到10月5日,浙江中港安排所有员工去三亚旅游,临上飞机的那一刻,该公司的董事长丁庆平称自己还有点事,要晚一点坐下一班飞机到,结果就带着妻子,也就是浙江中港集团的法人厉鸥离开了。“现在听说人已经跑到国外去了!”

  之后,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证实了这个消息,称丁庆平和厉鸥夫妇,已携一家大小逃往加拿大,而丁庆平的丈母娘以及正在读幼儿园的女儿已于数月前安排出国。

  人去楼空的结果是,昨天一天记者都没办法联系上浙江中港的任何一个高管。丁庆平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

  苦了业主 一、二期业主随时担心家中断电

  浅水湾一期业主李淑琴没有想到的是,房子已经住了三年了,连房产证也拿了,浙江中港管理层凭空消失的恶果,还会牵连到她。

  “10月14日晚上,我们小区突然断电了,原因是供电局的人来拉电。”这下,李淑琴才知道,她买的这套已经交付多年的房子,配电房一直没有建成,他们所用的一直是工业用电。当企业负责人失踪后,供电局理所当然地准备收回原来用于施工的工业用电。“配电房听说要到四期开发完成后才一起建。”

  李淑琴说,当时不少小区的业主与供电局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最后打110后才平息了此事,暂时没有闹大。“我们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现在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担心不知何时家里连电也用不上了!”

  经多方查证,浙江中港至今未与用电部门签订配电房工程的协议。至于这些房源如何通过了竣工验收,交了房,并发了房产证,令人匪夷所思。

  目前,已入住的部分一、二期业主都面临这方面的担忧。另据了解,当开发商在开发完楼盘后注销了公司,那么,临时所用的工业用电转正所需要的费用很可能就要业主自己出资承担。一个中等规模的项目,将临时电转换成正式市政供电,需要上千万元的资金。这对业主而言,绝对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三、四期房被一房两卖甚至三卖

  事件发生后,不少曾被蒙在鼓里的业主开始去房管局、建设局、银行等相关部门和单位查证关于自己房产的信息,一些被业主称为“更可怕的事件”出现了。

  张先生(化名)是浅水湾三期的业主,住进中港已经两年了,房款早已全部交清,“问题是房产证还没有拿到,催了中港好几次,对方都以各种理由说让我等两个月,左等两个月,右等两个月,最近一次他们的理由是要评文明小区。”

  张先生不查不知道,一查着实吓一跳!房管所登记备案里居然不是张先生的名字。原来被开发商幕后操纵后,该房源被一房两卖甚至是多卖。“我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家里的老人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

  一位激动的业主告诉记者,他们在房地产交易办证中心互相交流后的结果是,三期60%以上的房子都被一房两卖甚至三卖。为了核实此事,记者致电房地产交易办证中心,为数不少的中港业主在现场查询的声音甚至透着电话传来,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忙浙江中港浅水湾楼盘的事情,到底有多少房子一房多卖,他们还不清楚。

  一位银行的高层分析说,浙江中港很有可能是某项申批材料拿不出来,按揭款没办法批下来,才想出一房多卖迅速回笼资金的“下策”。而据另一位与丁庆平相熟的业内人士推测,按揭不到位并非是主要原因,“是因为债主上门后,浙江中港就随手拿出一批三、四期的房源给债主抵债,债主们都拿到了合同,并有‘房款全额付清’的字样。而三、四期的购房业主,被‘去办按揭’或者‘去办房产证’等等理由,被开发商重新骗回了合同,至此,手上再无有力凭证。”

  大批业主市政府前滞留不走

  “受害人”越来越多,继前几天聚集在浙江中港浅水湾售楼处商讨对策之后,愤怒的业主把矛盾聚焦在金华市政府,希望政府能够出面解决目前的僵局。

  昨天早上8点,100多名浙江中港业主自发地拉着横幅来到金华市政府门口申诉。

  目前,中港浅水湾小区四期只造到七层,现在已经完全停工。三期尚未交房,但是按合同原来约定年底交房,但现在看来遥遥无期。二期从2007年7月交付至今已经一年多,虽然经过各业主多次催促要求办理房产证与土地证,但一直遭拖延不办。

  记者了解到,不仅仅是三、四期的业主,一、二期的业主都有大批人被各种理由推托,而没有拿到房产证,甚至有些业主手上连合同也没有,只有一张盖了浙江中港财务专用章的收据。

  现场,几位维持秩序的警官正在极力安抚激动的群众,最终协调的结果是,5位业主作为业主代表被请进了金华市政府,参与该事件的处理。两个小时后,购买浅水湾三期房的业主代表石先生出来后告诉记者,由一个副市长牵头开了一个座谈会,建设局等相关部门都有负责人到会。最终的商议结果是,“给予入住居民安全保障,即一、二期已入住业主可以安心居住,不再有拉电风险;二是调查完后政府会给个结果。”
潜逃内幕 “早几年在义乌时信誉就不佳”

  在金华老百姓心目中,丁庆平是个“响当当”的商人,他曾是第九届、第十届浙江省政协委员,并任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浙江中港希望小学名誉校长,金华市工商业联合会执委等等社会职责感极强的要职。

  但是知根知底的业内人士怎么看他?一位曾与丁庆平有过生意上来往的人评价说,“这个人很难打交道,对钱看得很重!”而另一位早年从事信贷管理的银行界人士称,丁庆平早几年在义乌做的是建筑装潢,在当地的信誉就不太好。“把人都得罪光了,他就来了金华发展。”而此时,正逢金华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丁庆平坐了顺风车,从此一帆风顺。“但到了逆境,他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

  “很可能是吃了替人担保的亏”

  丁庆平在当地的房子卖得不差,“三期就已经卖完了一半,不可能是房地产业资金断裂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逼得他套现逃跑呢?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丁庆平不止房产一项产业,不过均以建筑为主,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资不抵债。“其中,以公司名义向民间借贷的资金约9000多万元。”

  而据一位资深的银行界人士估算,他的银行贷款债台高达2亿元,“金华除了稠州银行没有浙江中港的贷款外,其他银行都有份。”

  多位曾与他有过交往的房产界人士猜测,最有可能的是他被义乌的金乌集团所累。“金乌集团是当地非常知名的纺织企业,结果由于资金链的断裂,老板三四个月前就跑到加拿大去了。”丁庆平的公司是金乌集团最大的担保方之一,受到的资金牵连不在少数。浙江中港高层的逃跑,可能只是多米诺牌中的一张。

  政府善后“处理上不会让业主吃亏”

  事后,金华市政府紧急召开了一系列会议。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介绍,10月14日晚,市委常委开会到12点多,讨论此事的处理方案。

  金华市建设局局长夏康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我们正在紧急处理。”他表示,已有工作组进去调查,登记受牵连的业主情况,不过,由于项目比较大,中港公司的资金链是否断裂,到底欠了多少债,有多少业主牵扯在内,调查清楚需要一段时间。政府一定会以稳定为原则,最后的处理上令买房的业主都不吃亏。

  至于受牵连的担保企业,他透露,政府暂时不会介入,因为这是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商业行为,要维权,可以选择法律途径。

  • 吴江二手房,租房,扫以上↑微信二维码关注

  • 更多吴江楼市资讯,请扫以上↑微信二维码关注

发表评论 (理智评论文明上网,拒绝恶意谩骂)

最新留言

更多
    暂时无留言!